忆华水 念往惜——施泽华教授文章之力学74级开门办学二三事
发布时间:2013-04-09  浏览次数:

20世纪70年代高等学校招收的是工农兵学员,开门办学是其最大的特点。在力学74级的3年中,先后进行了4次开门办学。具体说来,第一次是1974年秋冬赴安徽省陈村水电站的开门办学;第二次是1975年上半年赴杭州浙江省水科所及新安江水电站的开门办学;第三次是1976年秋冬赴上海松江县水利局实习——油墩港船闸综合设计;第四次是1977年上半年分赴青海、刘家峡、青岛三地写毕业论文。

笔者作为班主任参加了全过程,现将开门办学中难忘的二三事回忆如下,供读者从一滴水中看出太阳的光辉。从本短文中,可以看到注重理论联系实际,加强教学与工程实际相结合,坚持开门办学的教学成果,同时显现了老师与学员之间纯真的师生情和学员之间兄弟般的感情。

一、合做大坝模型,学会看设计图

力学7434位工农兵学员来自全国各地,由于各人经历不同其文化程度也不一样,来自边远省份学员的文化水平相对低些,云南籍学员李荣茂便是其中的一位。当老师结合陈村大坝讲制图课时,他便感到比较难懂,不易接受,特别是对剖面图、透视图更是难以理解。作为班主任的我发现此事后,便在陈村工地上找泥巴并与李荣茂学员一起加水和土,做大坝模型。待模型干后再对照大坝设计图纸,比划着让他先弄懂纵剖面、横剖面的定义,进而教会他看剖面图、透视图等。

二、水牛突窜公路,赵受伤齐救援

20世纪70年代外出实习可没有现在的豪华大巴乘坐,坐的是带帆布篷的卡车。我们的实习卡车正行驶在去泾县县城的公路上,学员们一路笑语一路歌声,很是兴奋高兴。但在此时卡车刚走进弯道时,突然从路边芦苇丛中窜出一条水牛,挡在卡车前面数米处,说时迟那时快,司机来了个急刹车,“嘎吱”一声车停了,水牛保住了,但站在第一排的女学员赵启芳因惯性运动向前冲去,胸部撞在车架上昏倒了,这可急坏了大家。经过简短商量,决定让几个学员护送赵启芳去县医院抢救,其余人步行前往泾县。决定刚下达,孙五继学员毫不犹豫地脱下棉大衣,铺在车甲板上让赵启芳躺在上面,在孙五继的带动下,其他学员也不示弱,立即脱下外套盖在赵启芳的身上,就这样在几个学员的护送下,卡车快速开往泾县县医院抢救,我便带领剩下的大部分学员,步行20多里路去泾县县医院汇合。

三、结合船闸设计,实习取得硕果

1976年下半年前往上海市松江县农委下属的县水利局实习,这次是结合潮汐河上的油墩船闸设计进行的,前往参加的教师除了韩嘉禾、张士英、施泽华外,还有水工教研室的王文修老师、钢筋混凝土教研室的童保全老师等,真可谓教师实力雄厚。师生们经过几个月的分工合作胜利完成了油墩港船闸的设计任务,最后还自己刻蜡纸、自己推油印机、自己装订成一本厚厚的《松江县油墩港船闸设计书》。该设计书是师生们日夜奋斗的成果,更是力学知识运用于生产实践的硕果。该成果有以下3个亮点:

1、应用计算机计算了潮汐船闸上下游受潮汐影响的水面曲线,解决了入海口潮汐河上船闸的选址方法;

2、应用有限单元法并模拟地基的开挖、回填过程,对荷载作了分级加载计算,提供了更精密可靠的数据;

3、应用有限单元法对闸底板角点作了拉应力释放及塑性区开展计算,更加反映闸底板的实际受力情况。

四、邮粮票出差错,教师解囊补缺

20世纪70年代粮食定量是国策,而且有全国粮票与地方粮票之分。外出开门办学就要带全国粮票才可吃到饭,并且都是按人头定量发放的。

力学74级生活委员程顺来负责全班学员的生活、后勤等事宜。在外出办学之时,更要负责学校寄来粮票的签收和保管。有一次不知什么原因,程称寄出粮票总数与收到的粮票总数不一致,少了十几斤全国粮票。这可是个大问题,因为涉及到学员们的吃饭问题。老师得知此事后纷纷想办法,韩嘉禾、后之芬等老师都从家中挤出宝贵的全国粮票,交给生活委员,解决了学员粮食上的缺口。

五、老师患有胃病,学生谦让细粮

20世纪70年代粮食不仅定量供应,而且因大米等细粮奇缺,不少北方地区还规定有粗、细粮之分,向食堂购买饭票时规定细粮供应量仅占20%,在我们去做毕业论文的青岛红星船厂就是这样规定的。王润富老师患有胃溃疡不便多吃粗粮,但厂方规定只卖20%的细粮饭票,很是麻烦。学员们看在眼里,记在心中,他们经商量将各自本人的20%细粮饭票让给王老师,换回粗粮饭票购买窝窝头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