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华水 念往惜——施泽华教授文章之校园花絮集锦
发布时间:2013-04-09  浏览次数:
 

笔者于1960年考入华东水利学院,在力学专业求学5年,1965年毕业后留校任教37年。在求学及工作期间亲身经历了华水不少趣事与实事,现汇总写成集锦,以一束小花献给华东水利学院60华诞。

1、华水公演话剧“年青的一代”,轰动院内外

1963年院文工团在大礼堂(学生食堂)公演话剧“年青的一代”。剧中男主角叫肖继业,女主角叫林岚,他(她)们理想远大、干劲冲天、誓为祖国贡献一切。该话剧在全院师生中引起轰动,还应邀到南师院(现南师大)演出,同学们纷纷表示要向肖、林他(她)们学习,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贡献自己的光和热。男、女主角的扮演者分别是河川67届的金忠青和姚琪。演员们不仅台上言词慷慨激昂,而且台下身体力行、服从祖国分配。如金忠青毕业时愉快地到云南省鲁布革水利工地参加工作,还坚持与工人一起打风镐。后来经他努力奋斗,于1978年重新考入华水读硕士研究生,1981年毕业留校任教,1983年—1985年受派去荷兰德尔福特水力学实验室进修,其后历任河海大学水力发电工程系副系主任、河海大学副校长、江苏省政府副省长,但因罹患癌症而早逝。

2、南大、华水两兄弟书记游泳比赛,趣事多多

华水游泳池是当时高校中首屈一指的,不仅标准而且分深、浅水区,故南京大学党委书记胡畏来华水与弟弟游泳比赛。我们出于好奇,纷纷前往观看,这时才知胡畏书记是我院党委书记胡叔度的哥哥,而且他们兄弟两人娶的是姐妹两人,更好奇的是哥哥娶妹妹、弟弟娶姐姐。时过十余年,即1972531日胡畏调任华东水利学院第一把手—院革委会核心小组组长、革委会常委、主任,直至19831112日才退居二线任顾问。

3、国庆游行,华水富有特色

20世纪60年代初,每年国庆均要举行盛大的游行庆典。头几年华水参加游行的“秘密武器”是“水陆两用汽车”,即外形像汽车但又能在水里开,很是吸引人眼球。1964年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15周年,华水组织800人的游行队伍并制作了彩车和标语牌。彩车以新安江水利枢纽溢流坝段为主体,在车里装有水泵和小型发电机,开动时可以看到溢流坝面上泻下的水流和闪烁的灯光,很是美丽,十分引人注目。

4、系主任下乡看望师生,送来每人1*3/4月饼

1962年秋,我们力学60级去六合龙袍公社(即乡)参加学农劳动,因正逢中秋节,力学系主任左东启教授率队前来看望下乡师生并带来月饼。当时月饼凭票购买,每人两块,也许因票少人多之故,每人只拿到1*3/4块月饼。对我们年青学生而言,在乡下劳动之际能吃到月饼,真是高兴极了!我当时毫不犹豫地将3/4块月饼吃掉,想保留一块月饼以后享用,于是装入饭碗里并盖上书本放在地铺上。临睡前趁皎洁月光看月饼时,发现已被密密麻麻的蚂蚁包围,无奈只好将苏式月饼的脆皮层连同蚂蚁扒掉,再将剩下的五仁蕊吃掉。幸好发现早,不然损失更大。

5、我院新生男、女排球队双获冠军

196410月,为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15周年,在宁高校组织了新生排球赛,我院男、女队在包括南京大学、南京工学院(东南大学前身)在内的驻宁15所高校新生排球赛中取得好成绩,双获冠军。

6、站在大坝上问大坝在哪里

我们年级在新安江水利工地实习的第一天,老师带我们去大坝上参观,正当老师准备讲解时,有位上海女生发出提问:“老师,大坝在哪里啊?”顿时引起同学们的哄堂大笑,因为当时就站在大坝上。这正说明理论联系实际开展认识实习的必要!通过几天的参观学习,同学们的工程概念大大加强,对廊道、水轮机、发电机、闸门、溢流坝、消能池等结构物不仅都有了感性认识,而且对其受力情况、计算简图都有所了解。实习结束时,对个别鱼道设计人员的“大鱼走大洞,小鱼走小洞”的讲法都能嗤之以鼻。

7、从一滴水看华水的魅力

20世纪60年代,华东水利学院(简称华水)在南京地区高校名列前茅,在全国高校排名处于前50名之内,在兄弟院校及高级中学中都享有盛名,不少人都以报考华水为荣,以我个人所经历的两件事为例说明如下。

我父亲在扬州工业专科学校(简称扬工)任系主任,我家住在扬工家属宿舍。1960年我从江苏省扬州中学毕业,以第一志愿如愿考入华水力学系65届,第二年扬工教务处处长的儿子钮强礼也考入华水河川系66届,第三年扬工副校长的女儿倪健洛又考入华水水港系67届。由于连续三年有三人考入华水,因而在扬工家属区传为佳话!扬州中学也以有王长远、蔡俭顺、宫联云、施泽华、钮强礼、倪健洛等毕业生考入华水而骄傲。

另一件是扬工先后派进修教师刘惠英、顾渊前来华水力学教研室进修并与我们力学65届同堂听课。由此可见华水力学系的教学水平早有盛名!

8、困难时期凭票称饭,种山芋弥补副食品之不足

因天灾人祸,1962年前后是国家三年困难时期,什么都要凭票购买,如有粮票、布票、糖票、糕点票、豆腐票、缐票等。学生每月32斤粮票,吃饭时都“斤斤计较”,按班级用自制小称分饭吃。男同学不够吃时,女同学支援。偶尔也到阴阳营买碗煮青菜或买盘炒年糕来打牙祭。

为弥补副食品之不足,我班还种过山芋,开荒地点就在现校办的山脚下。曾记得冒雨种下山芋苗,其后便是定期施肥、浇水,眼看山芋藤不断长长、根深叶茂,大家心中很为高兴,因为看到了希望。等到收获时,那天更是喜悦,因为收获的是自己的劳动成果!煮熟吃在嘴里甜在心,这时体会到辛勤劳动变成收获的滋味!

9、有惊无险的华水搬家

文化大革命后期,彭冲等革命干部被结合到省革委会中,成为江苏省主要领导之一。有一天晚上,我去彭冲同志家中玩,他跟我说:“小施,你们华水要搬家。”我又问“为什么?”他说:“省委地盘要扩大,北京西路地下挖个隧道便将华水与省委连成一片。”我第一时间将此消息告诉了学校,当时学校很为吃惊。于是通过原辅导员后去外交部时任革命领导小组成员之一的陈德和同志,陈又通过外交部革命领导小组组长王海瑢同志反映到国家有关部门,才决定华水不搬家了,真是有惊无险!

10、发生在入江水道工地的真实笑话

1969年冬,在所谓“林彪一号通令”下,知识分子都被赶往乡下。我校当时是开往淮河入江水道的金湖县闵桥镇工地。年近六旬的徐芝纶院士也跟全校师生一起步行去淮河入江水道工地接收改造。在工地上,师生们跟全省各地来金湖的民工同吃、同住、同劳动。住的是“A字型”草工棚,睡的是稻草地铺,而且只能人挤人睡,每当夜里谁起来小便就可能找不到睡处,这是因为“解除约束”后两旁边的人已翻身占据了刚出现的空位!吃的是布袋饭、喝的是酱油汤等。由此可见,当时条件还是比较艰苦的。作为留学美国回来的徐院士一点也没有特殊要求,跟我们一样参加锻炼。徐院士是个不愿打搅别人、给他人添麻烦的人。他虽带有电动剃须刀,但在当时环境下不便公开使用。于是利用晚饭后的空隙走进稻田坐在田埂上剃须,当电机发出“沙沙沙”的声音时,却被“警惕性高”的民兵营长听到了,认为是“老特务在偷发电报”,于是徐院士被抓个正着。现在有电动剃须刀再普通不过了,几乎每家都有,可是当时生活水平低,谁也没有见过电动剃须刀,再加上那时的“阶级斗争观点”,竟闹出上述真实的笑话。堂堂的院士受此‘待遇’应是很恼火的,但徐院士泰若处之,这给我们留下了深刻印象,都说“到底是大教授,与我们不同!”

11、小小标点符号,凸显徐院士教学认真负责

我当学生时,徐先生给我们力学65届上弹性力学课程所用教材是他编写的《弹性理论》(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后来几经修改又分上、下两册出版,我喜获宝书再次拜读时发现一处标点符号印刷有错误,于是趁徐先生在教研室征求对新书意见时提了出来,徐先生认真查看后说:“校对过好几遍了,怎么还有错误呢!”并随即记录下来。此事对我教育很深,心想:一个力学专家对印刷出现的一个小小标点符号错误还那么重视、又那么虚心,真值得我们好好学习!正因为徐先生有此认真精神,由他编写的《弹性力学》(上、下册)荣获1997-1981年度“全国优秀科技图书奖”及“国家教委优秀教材特等奖”两个大奖是必然的,真可谓非他莫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