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的春天,春天的教育
发布时间:2014-03-26  浏览次数:

——纪念河海大学百年华诞

春天万物复苏,是一个生气勃勃的季节。人们欢呼着春天到来,期待播下希望的种子,结出丰硕的成果。

1978318在中国改革开放的伟大进程中具有划时代的意义,这一天全国科学大会在北京隆重召开。邓小平同志在会上全面阐述了科技人员的政治地位、人才培养等重大问题,旗帜鲜明地提出科学技术是生产力、知识分子是工人阶级的一部分、四个现代化关键是科学技术现代化等著名论断,打破了长期束缚科学发展的思想禁锢,迎来了科学的春天。与此同时,恢复了停止已久的高考制度,走进了教育的春天。

我校和全国一样,19783月和10月在相继半年的时间内,先后招收了77级和78级两届新生。我们有幸担任力学系水工建筑力学1978年级(简称力学78级)班主任和辅导员,参与了教育的全过程和他们毕业后3次返校活动,以翔实的第一手资料记录这一过程并见证力学78级学习和工作发展历程。

力学78级于19781011日报到入校,共两个班72名学生,入校后经过测试陈荣翰同学成绩优异,跳至力学77级求学。71名同学来自全国25个省市自治区,最大的王文高同学32周岁,最小的黄蝉同学15周岁。

在教育的春天里,学校非常重视学生的教育与管理,入学的第三天,即1978年的1013日全班去南京雨花台瞻仰烈士陵园,观看革命烈士事迹展览,接受革命传统教育,树立正确的人生观。

在教学安排上,学校已事先制订了教学计划,其中培养目标明确规定:本专业培养德智体全面发展的工程力学方面的高级工程科学人才。具体要求是:认真学习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基本原理,积极为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服务;获得工程师的基本训练,具有较强的自学能力和分析问题解决问题的初步能力,能够从事水利水电工程科研、设计、施工工作中的工程力学分析、研究工作,也可以从事高等学校工程力学的教学工作;具有健全的体魄,能够承担建设祖国保卫祖国的光荣任务。其课程设置有:哲学、政治经济学、中共党史、思想品德、体育、英语、数学分析、高等数学、物理学、物理学试验、水工制图、工程力学、理论力学、材料力学、结构静力学、岩土力学、流体力学、水工概论、弹性力学、板壳力学、实验力学、钢筋混凝土结构学、算法语言与计算技术、结构动力学、塑性力学、有限单元法与程序设计、结构矩阵分析等27门必修课。

在教师安排上,都是安排徐芝纶、吴永祯、杨仲侯、林见等老教师上力学78级课。教学效果非常好,据原山东农业大学党委副书记张良成校友回忆说:“大三下学期,徐老出现在北教力学系的教室的讲台上,徐老个子高而挺拔,目光炯炯,西装革履,气宇轩昂,拿着一本活页夹讲义,在讲台上一站就征服了我们。徐老讲课声如洪钟,抑扬顿挫,严谨条理,居高临下,深入浅出,生动易懂,充满魅力,引人入胜。徐老讲课注重讲清基本原理和基本概念,把思路方法教给我们,启发我们积极思考,举一反三,听徐老讲课如沐春风。我们所用的《弹性力学》教材是徐老编著的,书中不少内容是徐老的研究成果,当非说到这点不可时,他总是淡淡地一带而过。讲到他如何引进有限单元法解决水利问题,怎样与国外理论权威争辩,最终说服对方,形成自己的理论,娓娓道来,就像讲别人的事情,大家风范让我赞叹不止,敬仰不已。课后,我发现徐老的讲稿活页夹上的活页上,作了密密麻麻的修改,现在回想起来,仍为之感动。徐老的高尚精神品质,严谨的治学作风,深深教育影响了我。”“深得徐老真传的吴永桢教授,是我记忆中的另一位恩师,身体多病的老师担任《理论力学》课,上课时他总是随时携带一个盛满水的大塑料瓶子,爬上北教二楼的教室便已气喘嘘嘘,需先坐下喝几口水,才能平静下来,每次上课吴老总是早早来到教室,但上课铃一响走上讲台的他判若两人,精力充沛,思维敏捷,口若悬河,讲课如行云流水,长长的公式推导,在老师的笔下如一连串优美的符号,一气呵成,深厚的理论功底,让我折服,‘老师太厉害了’是同学的一致评价。一堂课下来老师往往是大汗淋漓,坐在凳子上边擦汗边喝水的那一幕在我心中成了永恒。南京多阴雨天,老师一手撑着黄油布雨伞,一手拿杯子、讲义,穿着对襟布纽扣浅灰色上衣,脚上着一双半高雨靴,沿着北教的山坡,慢慢地向教室走来的一幕,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记。至今每每回想起老师讲课仍然意犹未尽,感叹不已。1986年,我借出差路过南京机会,回到母校向吴老师请教几个力学问题,一早敲开老师宿舍门,老师脱口喊出了我的名字,那时吴老师身体更加虚弱,他认真听我对问题的叙述,耐心讲解我请教的问题,直到我脸上露出笑容。与老师握别的瞬间已是29年前的往事,却永远定格在我的记忆中。”

据上海交通大学教授顾孟迪校友回忆说:“我对所有老师都非常崇敬,对我们的教诲一直没有忘记。徐芝纶教授是力学界的泰斗式人物,是学校仅有的两位学部委员,亲自为我们上《弹性力学》课;教《理论力学》的吴永祯教授也是我们崇拜的偶像之一;杨仲侯教授在《结构力学》课上用带川味的普通话告诉我们如何在三分钟以内求解带有三元一次方程组的结构力学题目时的幽默表情令人印象深刻;林见老师在《材料力学》课上经常用她子女刻苦读书的事例教育激励我们,也是我们受益匪浅。还有当时还是青年教师的卓家寿教授和施泽华教授等,也是我一生中不可多得的良师。正是因为我在力学系遇到了这么多的优秀教师,所以,我对我在高考志愿中的选择无怨无悔。”

教师教得认真,同学学得刻苦努力。据华北科技学院院长杨庚宇校友回忆说:“那时刚恢复高考制度不久,同学们学习积极性很高,学习很努力。在老师们的辛勤培育下,我们打下了扎实的数学力学基础,掌握了正确的思维方法和分析问题解决问题的能力,更为重要的是在老师的言传身教下,懂得如何做人如何做事。”据张良成校友回忆说:“25周岁入学的我,已是时不我待的年龄,走进‘华水’大门,实现了自己的青春梦想,强烈的求知欲,促使我们在这里如饥似渴,像饿汉扑在面包上一样。‘勤能补拙是良训,一份辛苦一分才’是我夹在教材里的座右铭,时时提醒激励自己,不敢怠慢,不能偷懒。每当周末,一舍对面的学生餐厅放电影,为克服诱惑,婉拒同学的劝说,吃过晚饭,早早背起书包,来到水利馆阶梯教室,在第一排入座,到课本中寻找周末的快乐。晚上在图书馆自修室读书,时有停电,一旦停电便来到图书馆后面的小树林,让学过的知识在大脑中过电影,盘点梳理,效果特好。”                          

教学计划中还安排去水利工地或生产实习及劳动五周,毕业论文10周。大三上,即19819月去浙江省湖南镇、黄丹口、新安江、富春江和瑞祥水电站实习。大四下是毕业论文的重要环节,不仅能系统复习所学知识,而且能实现融会贯通,综合应用。学校指派具有实践经验的老中青教师指导毕业论文,基本做到一人一题,题目都是当时的研究前沿,如结构可靠度研究、混凝土断裂力学研究、振动优化、有限元、边界元、重力坝抗震分析、地下洞室合理间距研究等等。同学们在10周的时间内分赴无锡702所、南京化工学院、浙江计算所、学校计算中心等处上机计算。毕业论文实践对学生的锻炼很大,特别是分析问题、解决问题的能力的提高,为今后工作打下了坚实的基础,正如中国水利水电科学研究院教授级高工胡平校友回忆说:“我自诩是受母校恩泽最深的校友。30多年前的教科书,至今仍是我案头的工具书。我现在的工作几乎就是毕业论文的升级版,研究对象由毕业论文中的龙羊峡,扩展为国内外近百座大中型水电站,研究工具由当年的709机更新为高速计算机工作站。”

大学学习生活虽很紧张,但课余生活丰富多彩。有记录的就有去梅花山踏青尝梅(197936日),去栖霞古寺游玩(1980126日),去紫金山天文台参观(198046日)等,还有参加学校运动会,力学系大合唱,玄武湖划船比赛等。同学们玩得愉快开心,集体观念得到了加强。

力学78级于1982年毕业离校。毕业前夕的1982727日全国人大代表、全国政协委员、自然科学部学部委员徐芝纶教授题写毕业赠言“继续学习,不断前进,为祖国四化作贡献。”

按照学校分配政策,遵照徐老的谆谆教导,个个服从分配,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当时有8位同学考入母校及中国科学院、北京航空学院等单位的研究生,成为华水当年毕业生考取研究生比例最高的专业。余下的63位同学被分配到全国21个省自治区工作,主要分布在南京、北京、郑州、武汉、宜昌、蚌埠以及水电部所属的华东、中南、东北、成都、昆明、贵阳勘测设计院、各省水利厅所属单位以及相关水利院校。

力学78级同学不仅服从分配,而且在各自的岗位上做出了贡献。杨庚宇校友在力学78级最有代表性,他是国家安全生产专家组成员、华北科技学院院长、教授、博士,享受政府特殊津贴,全国人大第十届、十一届、十二届代表,环境与资源保护委员会委员。他回忆说:“我深深体会到力学不仅仅是一门工程应用学科,更为重要的是一种世界观和方法论,在管理工作中同样发挥重要作用。举两例说明:一是力学模型的建立,学力学的同志都知道建立力学模型的过程就是抓住研究对象的主要因素、略去次要因素,做出若干假设,得到满足工程需要的计算模型。这种思想方法在管理中称为抓住主要矛盾或突出重点。在我担任中国矿业大学副校长期间抓住当时‘四个投入不足’的主要矛盾采取针对性措施,收到明显成效,教学工作有了较大起色。调任华北科技学院后,抓住新建本科院校师资力量薄弱、科技创新落后等主要矛盾,实施了人才强校战略、科技创新战略等五大战略工程,使学校的办学质量、办学水平取得了长足进步。二是力学问题的求解,大家熟知的力学问题的精确解很少,困难在于边界条件的满足,一般情形下只能近似求解,如差分法、有限元等,类似的在管理中至少给我两方面的启示,一方面,任何一个单位理想运行状况是不存在的,总会有这样或那样的矛盾及不尽人意的地方。实施任何一项改革方案或工作措施都必须从本单位的实际情况出发,都必须得到大多数人的拥护。另一方面,作为管理者原则性和灵活性必须很好地结合,不能没有原则性,没有原则相当于力学上放弃三大方程。仅有原则性没有灵活性许多事情是解决不了的,这就等于力学上不会数值解法。必须处理好方方面面的利益,包括国家利益、集体利益、个人利益等。总之,工作实践中我体会到力学的思想、方法具有广泛的指导意义。”

母校一直成为力学78级同学心中共同的家园,毕业后返校活动三次:分别于200210月华东水利学院建院50周年时第一次返校;201010月力学专业建立50周年时第二次返校;20128月毕业30周年之时第三次返校。参加第三次返校团聚活动来到现场的校友达50人之多,其中有旅居海外的6位校友不远万里回国团聚。校友向学校赠送了巨幅卞绣以示留念。

毕业30年时,力学78级有56位同学分布在24个省自治区工作,另有15人生活在国外。71人中至今仍然从事水利水电工程设计、科研、建设、水电开发、水资源管理和水利信息化的有28位;从事城市建设或房地产开发的有16位。国内工作的校友走上处级以上领导岗位到25人,其中走上司局级领导岗位的5人。80%同学获得了副教授、高级工程师以上技术职称,其中90%以上为教授或教授级高级工程师。春天的教育结出了丰硕的果实,在河海大学建校100周年之际,以此文向河海大学致敬,纪念建校100周年!

                                    (施泽华  张鸿业)